柳长街

千秋(十八)

这一章是一个转折点,明台和王天风,明台和于曼丽的关系都会走上新的道路。


    刑场上,野草蔓延,大雨滂沱,十几双军靴踏着泥水,在一声声口令中,整齐划一地到达指定位置。


    王天风一脸肃然,看着手表,向后挥了挥手,于曼丽被带了上来。


    于曼丽表情麻木地往前走去,两名士兵把她捆在临时搭建的刑台上。


    雨水淋头,于曼丽大声喊了一句:“我想站着!我要站着去死!”


    王天风想想,点点头。


    他其实根本不关心于曼丽是站着,还是跪着,他关心的是该来的人应该来了。风声中,他隐约听到了马蹄声,由远渐近。


    王天风嘴角挂了一丝“料定”的笑容,抬起手来,喊:“行刑队,举枪!”


    风声、雨声、枪栓声混合成一体。


    “上膛,瞄准,预备……”


    骏马长嘶!


    一匹飞马,顶着滂沱大雨,奔浪崩雷般出现在荒郊。


    一声几乎歇斯底里的叫声传来。


    “枪下留人!”


    话到马到人到,直如一艘快艇从惊涛骇浪中断桅破帆。明台身姿矫健,马踏泥浆,动作飞跃,过度的冲锋,导致人马失控,雨地里就见明台连人带马翻滚在地。


    人仰马翻。


    于曼丽的眼睛一下睁得格外透明。


    “明少爷,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


    明台在泥泞里听到王天风带刺的讥讽。


    “我……我想归队。”他语气很低。


    “归队?归什么队?”王天风说,“我要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已经离开军校了。我们师生的缘分已经到头了。”


    明台摔得厉害,一时半会他爬不起来。


    “老师……”


    “老师?叫得好,还记得自己是什么人。”一双高筒军靴十分凛然地向明台逼来,漆黑的军靴好似尖锐的嘲讽。


    “你是有才,可是你的才华不配呆在这里。”


    明台竭力要挣扎着爬起来,却力不从心。


    “这里不是灯红酒绿、名媛贵族的名利场!这里是肮脏、杀戮,充溢着阴谋诡计、布满了陷阱泥坑的斗牛场。只有斗士才能生存!”


    明台终于咬牙站起来,王天风趁他还没有来得及站稳,一把拎住他的衣领,说:“你凭什么特殊?凭什么嚣张?凭什么跟我讲条件?你忘了,你是一个战士!”他用力一拳把明台打回泥坑。


    明台由于回程路上过急过猛,体力透支厉害,身体摔落泥泞中,他修长的手指插入草丛中,想支撑起疲弱的身躯,刚有起色,手腕上就被猛踹一脚,疼得他手腕落地,整个人在泥土里打了一个滚。


    “山河沦陷,国将不国!你却天天都活在梦里,好,我给你自由了,回家继续做你的小少爷吧,你回来做什么?回答我,你回来做什么?”


    叱责起到了激励的催化作用,草坑泥浆中,明台的骄傲、虚荣、狂妄被彻底荡涤干净,洗出本来面目。


    王天风说:“明少爷,你今天回来,如果是为了道义,你可以走了,日军轰炸重庆,满街同胞的鲜血都没能唤醒你的斗志,一个妓女的生死却引发了你的同情心,可耻!”王天风最后的一句话声嘶力竭,仿佛长鞭狠狠抽向明台的面门。


    明台望着绑在刑台上的于曼丽,那个身形瘦小,面上总是带着愁容与苦涩的女子,风雨中,她在用凄美的姿态恳求明台,走吧,你救不了我。


    风狂雨暴,明台听见王天风威严的命令声:“行刑队准备,举枪!上膛!瞄准!”


    明台竭尽全力一把拖住王天风的腿,此时此刻,他把自尊拿去拖天扫地了。


    “我错了!老师!我错了!”明台在风雨中、淤泥里大声地喊着,“我回来就是为了证明我会坚持下去!”


    这个嘴角带笑、眉宇飞扬的骄傲的少年,纵然滚在泥地里,纵然满脸是泪,纵然满口认错,但是骨子里却是高贵的。王天风需要的就是这种铁骨铮铮、侠骨柔肠、有担当的战士。


    王天风站立在雨中,俯视着明台,声音冰冷地说:“坚持?我怎么相信你能坚持下去,你甚至连坚持的勇气都没有!我怎么相信你会面对将来的战场?”


    明台站起来,神情坚毅地挺直了腰,“您说,您要我怎么证明?只要别让于曼丽死,您开口,只要说到,我就能做到!”


    “你想让她活命?她的性命就掌握在你手中。”王天风甩开明台的手,看着浑身泥水却仍然目光坚毅的少年。


    “你不是自诩枪法精湛,百发百中吗?”王天风解开雨衣,掏出手枪递给明台,“她的命交给你了。”


    “四只人形靶,都打掉了,她就能活命。”


    “打偏一只,行刑队,执行!”


    明台看着放在于曼丽身后的四只人形靶,太近了,近到出一点差错,于曼丽就会丧命在他手中。


    明台从泥地里爬起来,他的胳膊刚才掉下马的时候摔伤了,现在隐隐作痛,明台接过枪,面前是生死一线的于曼丽,身后是举枪的行刑队,现在的他,就像在悬崖边上行走,踏错一步,万劫不复。


    偏偏在此时,明台忽然想起了张凡曾经对他说的一番话,“试想一下,有一天,你大姐被敌人劫持了,敌人手里的枪指着你大姐的脑袋,周围没有支援,只有你一个,你手里有一把枪,里面有一颗子弹,你大姐随时有生命危险,但是你却只有一次机会,你能保证你可以把握住机会吗?或者说,你有勇气开枪吗?不用百发百中,你还能一发子弹就命中目标吗?”


    现在,不是大姐,是于曼丽,明台的生死搭档,他真的能做到吗?


    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答案了,明台在这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以前他从未想过的事,他忘记了手臂的疼痛,手枪上膛,瓢泼大雨中,小树苗终于要长成参天大树。


    清脆的四声枪响,于曼丽睁开紧紧闭着的眼睛,火药味弥漫在她身边,又很快被雨水冲散,她还活着,还可以呼吸,是明台救了她!


    明台缓缓放下拿枪的手臂,他虽然浑身狼狈,但是此时,没有人再去注意这些,面对一个真正的战士,无需多言。


    王天风拿回枪,明台的手很稳,递枪给他的时候没有一丝颤抖,他的面容也是同样的平静,漫天大雨洗去了他之前的急躁与冲动,王天风觉得,现在的明台似乎显露出了他真正的样子,一把绝世的好剑已经成型。


    “任何情况下,都能冷静面对,才是一个特工应有的素质”明台的眼睛出奇的亮,他看着王天风,语气很淡漠,“老师教过的,我现在才明白。”


    “我知道,我还差的远呢,所以我回来,不仅为了于曼丽,也为了老师。”明台说完这句话,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担,又重新变成了以前阳光灿烂的少年,他还冲王天风笑了,像是终于找到太阳的向日葵。


    王天风一言未发,他在瓢泼大雨中背转身去,军靴踏着水花飞扬。


    明台冲到刑台,费力的用一只手解开于曼丽身上的绳子,雨水泪水已经分不清楚,于曼丽看着狼狈的明台,救了自己性命的生死搭档,感激的心情已经不需要话语来表达,明台在冲她笑,于是,于曼丽也笑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