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十一)

今天这一章小明是已经猜到了于曼丽有惨痛的过往,但是他仍然在舞会上寸步不让,这就是他对于跟自己不熟的人的态度,你可怜算可怜,但是我不会因为这个让着你,所以我说他冷,就算是楚楚可怜的美女,也休想阻碍我在老师面前好好表现。剧里面小明也是有些猜测,但是估计只是觉得于曼丽高冷,难以接近,他怀着一种征服的姿态,于曼丽也在示弱,想要一步步引明台入陷阱,奈何小明花丛老手,于曼丽固然美丽妩媚,但是以前的男人档次不如小明高,所以栽了。

“你说,老师给我配个生死搭档究竟是什么意思?”明台和张凡坐在台阶上聊天,此时阳光正好,太阳照的人和鬼都有点昏昏欲睡。

    “有个生死搭档不好吗?这意味着以后上了战场,你的性命就多一份保障,而且你们可以互相分担压力,一起协同完成任务,这不比一个人好?”

    “可是,我想跟老师...算了”明台叹了口气,“我不反对有搭档,但是我那个搭档,很奇怪。”

    “奇怪?”张凡看了看明台,“因为你见她两面,她打你两次?”

    “你明明知道我是让着她,我又不是打不过,我说的奇怪是因为她的态度”明台打了个哈欠,“冷冰冰的,像是周围人都跟她有仇,下手还特别狠,就算背后说人不对,但是也不至于不依不饶的啊。”

    “你老师选于曼丽做你的生死搭档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要相信他,至于于曼丽的态度,你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吗?”

    “于曼丽长得很漂亮,身手也不错,但是我听周围人说她平时跟人很少说话,除了训练之外,和其他人几乎没有交集,沉默寡言,而且她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很抗拒别人对她的身体接触,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我今天跟她动手,也发现了这一点。”明台皱着眉头,“为什么呢?”

    “你们军校里女生其实不多,进来的要么跟日本人有国仇家恨,要么是走投无路”张凡用手指点着下巴,“这位于曼丽同学,看她周身的气质,应该是念过书的,不是大家闺秀,但也算小家碧玉,像她这样的女孩儿,如果家里人还在,怎么会舍得送她来军校吃苦受罪,所以她家里面一定遭受了很大的变故,但是她平时训练的时候下手很狠辣,一点也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柔弱,再加上她不喜欢和别人的身体接触,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表现,她可能是因为之前的某些经历才会这样。”

    “什么样的经历?”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无依无靠,会有什么样的经历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下手狠辣来保护自己?”

    明台沉默了,他已经明白了张凡的言外之意,于曼丽的奇怪举动也有了解释,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捏你那橘子了,拿在手里半天了,也不见你吃,要供起来啊?”张凡指了指明台一直拿着的橘子。

    明台脸上立刻洋溢起一种很雀跃的表情,他看着橘子,好似看到了一件无价之宝,“不用供起来,我一会就吃,就是有点舍不得,老师给我的。”

    张凡无奈的摇摇头,明台对王天风的心思他自己或许还不清楚,但是张凡作为旁观者,确是看的很明白,从一开始的畏惧与好奇到后来的崇拜和敬佩,再到现在的朦朦胧胧的爱恋,明台虽然号称在上海有过很多女朋友,名媛淑女之间游刃有余,花蝴蝶一般的人物,但是面对王天风,他完全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患得患失,只恨不得自己变成一朵鲜花,好让那只毒蜂多停留一会儿,简直让张凡没眼看。

    张凡虽然很明白,但是她并不打算点醒明台,她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她总是觉得王天风对明台不止是培养接班人那么简单,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明台的家世背景注定他不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特工,他可以发挥很大的用途,甚至可以成为一个重要计划的关键角色。如果王天风真的是做这样的打算,那么明台对王天风的感情就注定没有什么结果了,王天风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超出他掌控之外的情况发生,爱情这个因素太危险,太不确定,明台跟他只能是师生或者是上下级关系,最亲密的也不过是父子罢了。

    军校举办的舞会没有豪华的场地和精美的礼服,也没有上流社会的少爷小姐谈情说爱,衣香鬓影,只有简陋的礼堂和一群在紧张严酷的训练中好不容易喘口气的军校学员,他们都是青春年少,正处于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即便没有漂亮衣服,但是洋溢着青春的活力,跳起舞来自然是美的。

    明台走到礼堂门口的时候,于曼丽正坐在台阶上等他,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白天里的锋芒都消失了,刺猬收起了她的刺,于曼丽慢慢抬起头,虽然穿着军装,但是她的表情很柔和,眉眼间都带着南方女子特有的温婉,甚至有些楚楚可怜,明台好似看到了一朵花的绽放,他不由得有点失神。

    有意思,明台笑笑,真有意思,霸王花变成娇小姐,看来今天晚上的舞会会很精彩。

    王天风和郭骑云站在一边观看学员们跳舞,今晚的主角正在舞池中喁喁低语,从王天风的角度,这两个人举止亲密,宛如热恋的情侣,郎才女貌,很是般配,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人实际上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一曲《一步之遥》奏响,明台和于曼丽身形一错,就像听到了战斗的号角,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猎人,竭尽全力去征服面前的猎物,一个是无往不利,一个是战无不胜,你来我往之间,一首探戈舞曲竟被跳出了几分金铁之意。

    探戈本身就是一种狂放野性的舞蹈,跳舞双方都要全心投入,配合默契,其中还不乏一些对抗性的动作,所以后来于曼丽和明台由跳舞变为打架,也在情理之中,到底是俊男美女,打起架来也是很赏心悦目。

    明台果然没有让王天风失望,他不仅为王天风赢得了二十块,也为自己赢来了组长的身份,明台高兴于自己在老师面前表现出色,离变成老师最信任的人又近了一步,王天风高兴于明台成长迅速,面对于曼丽的诱惑也阵脚不乱,还能反将一军,所以师徒两人都心情愉悦的睡觉去了,只留下破财的郭骑云和失败的于曼丽在身后愤愤不平。

    明台哼着小曲,走到宿舍门前,配备生死搭档的学员会分到独立的寝室,便于他们各自培养感情,所以明台和张凡的见面变得容易许多。

    今晚的月亮很美,张凡一个人站在门前的空地上,她伸着手,闭着眼在月光下旋转,一个人跳舞,很浪漫也很孤独。

    到现在为止,明台对张凡的经历知之甚少,张凡或许想起了不少事,但是她不说,明台也就不问,张凡是明台在军校里唯一的朋友,虽然明台在军校跟每个人都能说上话,但是他骨子里是一个很冷的人,别人很难走进他的心里,真正的朋友不需要说太多,也不需要做太多,有时候,只要一个微笑就能胜过千言万语,再加上张凡见识广博,对事物的看法全面又独到,明台从她身上学到很多,所以他很珍惜和张凡的友谊。

    现在的张凡看上去很孤独,但是明台知道张凡不需要他的同情,所以,他只是在一旁静静欣赏。

    一曲舞罢,明台为张凡鼓了鼓掌,他打开宿舍门,让张凡进来,“今天礼堂舞会,你怎么不来看看,我跳舞跳的可好啦。”

    “我是鬼呀,人太多的地方阳气重,我呆不下去,而且”张凡坐下来,“你老师身上的杀伐之气太重了,我不能靠近他出现的地方。”

    明台铺着床,“我今天赢了于曼丽,现在我是我们小组的组长了,厉害吧?”

    “人家那么漂亮的小姑娘,你也下得去手?”

    “漂亮又怎么了?脸是很重要,但是命更重要,因为漂亮就让着她吗?敌人可不会手下留情。”

    “你不是一向怜香惜玉吗?更何况,那小姑娘也挺惨的,我还以为你会不忍心。”

    明台拉出一把凳子坐在张凡面前,“怜香惜玉也要分对象,她想要我的命,我不会因为她身世凄惨就放过她,就像她不会放过我一样。”

    张凡故意叹气,“你们还生死搭档呢,搞的像仇人似的,我看也别上战场了,训练场上估计就得先斗得两败俱伤。”

    明台端着水杯,他认真思考一下,“你说的对,我应该缓和一下和于曼丽的关系,万一她对我心存不满,故意扯后腿怎么办,可不能让老师以为是我能力不行,对我失望。”

    张凡这次是真的想叹气了。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