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十七)

   这章有些短小,算是过渡吧,里面于曼丽没有吻明台,她对明台的情谊通过我的之前的安排弱化了,现在只是觉得明台说出要保护她的话,很感动,所以她送明台,希望他不要回来送死,于曼丽自己是要死的人,出于对明台善意的回报,不想要明台也跟她一样。

  


  明台拨弄着箱子上的搭扣,心中既是难过又是不舍,看到张凡进来,他有气无力的打了个招呼,“我要走了,你跟我一起回上海吧,上海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肯定能找到解决你问题的方法。”


   张凡看了看明台,她摇了摇头,“我不会走的。”


    “为什么?”明台抬起头,“在这里除了我也没别人能看到你,你不能老是做鬼吧。”


    张凡看着明台,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悲悯的笑意,“你不会走的,你走不了。”


    “我不走?老师都要赶我走了,他说我不属于这里,我还赖着干嘛?”明台垂头丧气。


    张凡没有接话,她指了指门外,是于曼丽来了。


    于曼丽先是对明台笑了笑,其中蕴含的苦涩让明台的本就低落的情绪更加沮丧,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于曼丽,做出的承诺不能兑现,之前还意气风发的自己就像一个只知道上蹿下跳的猴子。


    两人相顾无言,气氛很尴尬,明台用余光看到张凡在冲他笑,似乎在调侃他,曾经女友无数的明小少爷如今却对着女孩子一句话也说不出,简直坠了他的名头。


    于曼丽先开的口,“听说你要走了?”


    “还会再见的。”明台只能说这个了。


    “不会了。”于曼丽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锦囊,说:“不要嫌弃,虽说用的不是纯丝,却也是上好的棉线绣的。”明台把锦囊握在手心里,心情顿时有些异样,布面上绣着一朵芙蓉花,下面是“锦瑟”两个字,字很漂亮。


    “喜欢吗?”于曼丽问。


    “不错。”明台浅笑,他又多夸两句,说:“以针代笔,字格簪花,嗯,值得珍藏。”


    有点敷衍的夸奖,但是于曼丽却真心地欢喜起来。


    “将来你要想起我了,不妨看看这个锦囊,也是一个念想吧。”


    “我要想你了,会来看你的。”明台说完这句话,只觉得心像针扎一般疼,我要是想老师了,回来看他,老师还会见我吗?


    于曼丽想想,眉宇间有了三分喜悦和羞涩,她说:“那个时候,草都郁郁葱葱了,也挺好的。”


    明台很惊诧的看了于曼丽一眼,他隐约从这句话里感觉出了一丝不祥的气息,他想了想,“我很抱歉,之前还说要保护你,现在我却要先走了,” 明台抚摸着锦囊上的流苏,“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比我强。”


    于曼丽淡淡一笑,“强不强的,没什么意思,你别忘了我,就行了。”


    “怎么会?我会一直记得你的”明台很认真,“那你也别忘了我,我想你了,就回来。”


    “走了就是走了,不管遇到任何事,都别回来。”于曼丽眼中泪光闪烁,神色却很坚决。


    明台只觉得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他的眼睛有些发酸,最后只有一句,“我很高兴认识你,于曼丽。”


    汽车飞驰在崎岖的山路上,明台脑海里一幕一幕闪现曾经军校的场景,有苦有乐,有笑有泪,总是少不了一个人的身影。


    明台痴痴地看着于曼丽送他的锦囊,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这是开头,结尾难道就只剩“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了吗?


    王天风站在山头,看着载着明台的军车远去,不由得淡淡一笑。


    他身后的郭骑云问:“您就这么放他走了?”


    “走,走哪儿去啊?自古华山路一条。进了军统的门,死活都得披着这身皮。”王天风语气里带足了自负,同时也有万事尽在掌握中的笃定。他吩咐道:“布置好刑场,给明小少爷好好上堂课。”


    军车速度很快,沿途树林披着斑驳的霞光,泥土上的落叶和山涧石壁都被霞光点燃,到处都是充满生机的景象,明台看着远去的军校,眼泪已经把锦囊打湿了。


    这个世界上最快的是什么?明台曾经过张凡这个问题,那个时候他们正在聊关于打仗的话题,说到手枪的射速,明台觉得德国制造的枪械速度又快,性能又好,没有比它们更快的东西了,张凡却摇头,“最快的武器是能够追得上光的,甚至可以超越光速。”


    “有那么快?什么武器啊?”


    张凡没有回答,她只说了一句,“超越了光速,你就能够逆转时间。”


    现在明台骑在马背上,迫切的需要张凡所说的武器,他要回到过去,不惜一切代价的留在军校,为了于曼丽,也为了自己。


    明台感觉自己飞起来了,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救于曼丽!不惜一切代价!救她!她不能因我而死!


    哪怕把自己也搭进去,在所不惜。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