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十七)

掉落更新一发,请查收,今天终于有空惹,继续求评论,求勾搭。


“于曼丽,对不起!”

    于曼丽诧异的看着气喘吁吁跑来的明台,不明白他为什么道歉。

    明台坐下喘匀气,“我不该拿走你枪里的子弹。”

    于曼丽面色变得灰暗起来,她低着头,“你是为了完成任务,我...”

    “你其实还是怪我的”明台叹口气,“你肯定觉得如果没有我拦住你,你肯定早就逃出去了。”

    明台停顿一下,“我向你道歉,不是为了我阻止你逃跑的事,在这方面我没有做错。”

    “你没错,你的确没错”于曼丽声音很低,“这都是我的命,我本来就应该留在这里的,我逃不掉的...”

    “够了!”明台忽然提高声音,他的神色变得非常严肃,“我不管你之前经历过什么,是什么人,现在,你是我的生死搭档,什么是生死搭档?两个人一条命!你要是死了,我的命也丢了一半。”

    “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把生死搭档放在心里,我向来独来独往惯了,没有和别人合作的经历,更别说要生死与共,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咱们出去一趟也都看见了,大道理不多说,于曼丽,只要你进了军校,你就是一名军人,是可以保家卫国的人,你比很多人都高尚,谁敢看低你?只有你自己,你要是一直陷入过去的阴影里走不出来,也没有人能帮你。”

    明台看着于曼丽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虽然心中很是怜惜她,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说了出来,“我大姐经常跟我说,针没扎在自己身上所以不疼,我知道你一直被你的过去困扰,我不能帮你分担,过去的事情我也不能帮你改变,但是你要记得,我们是生死搭档,以后谁要是欺负你,那就是惹了两个人,我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爱记仇,惹了我,天涯海角我也要他不得安宁。”

    于曼丽抬起脸,虽然是哭着,但是却没有之前那种了无生气的样子,“谢谢你,明台”她想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明台摇摇头,“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别勉强自己。”

     明台倒了杯水递给于曼丽,“从今天开始,我会努力学习怎么做好生死搭档,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任务,我们来一起完成吧。”

    难得的好天气,山里最近一段时间多雨,好几天没放晴了,太阳一出,实在让人心情好了不少,张凡慢条斯理的在操场上散步,神色悠闲的仿佛在花园里赏花。

    “该把被子拿出来晒晒。”张凡抬头看着太阳。

    “我知道我没有被子,你的被子该晒晒了。”张凡走到明台身边,“你现在罚站,可以让于曼丽帮你啊。”

    “好好,我知道于曼丽生病了”张凡举手做投降状,“可是她看着你在这里受苦,心里也过意不去啊,就让她做点能帮你的事吧。”

    “我知道你心里委屈,跟郭副官打架其实你也不想的,可是于曼丽都晕倒了,他还是不依不饶的,实在可恶,你一时没忍住,再加上他又不经打,所以就这样喽。”

    明台又累又饿,听到张凡的话,连对她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尽管这样,他的身体仍然绷得笔直,也不知道在跟谁较劲。

    张凡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敲着下巴,“呆会儿见了王老师,服个软吧,别跟他吵架。”

    张凡的这番劝说注定落空了,明台实在不懂,明明老师是那么爱护学生,用心良苦的人,之前还劝他关心于曼丽呢,怎么这会儿反而那么绝情,跟之前对他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法理还不外乎人情呢,训练场又不是战场,有必要拼得你死我活吗?

    所以被赶出去继续罚站的时候,他心里不仅委屈,还带着对王天风的怨念,整个人钻进了牛角尖。

    没吃饭,还想那么多,不晕倒才怪,张凡摇头,少年明台之烦恼,也是除了他自己,无解。

    王天风站在医务室的门外,只觉得从心底里泛出来的疲惫,他看着远处连绵的群山,“降矣哉?终身夷狄;战矣哉?暴骨沙砾。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伤心惨目,有如是耶?”王天风低低吟诵着,无意识的抚摸着手表的表盘,多少年了?从开满杜鹃花的庭院到撒满鲜血的战场,再到群山起伏的军校,一共多少年了?小时候背的诗文又从记忆深处翻出来,物是人非。

    王天风自嘲的笑了笑,真是老了,最近总是想起小时候的事,零零碎碎的,有时候做梦就梦见了,每当那个时候,他总是睡的很安稳,醒来以后,他又收拾起全部的温情,竭尽全力的训练学生,在自己死之前,他想多教给他们一些本事,将来学生少死几个是他死前最大的心愿了。

    只是,王天风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明台,年轻的脸庞总是充满朝气,目光永远都是坚定的向前,只是这样还不够啊,老师就要把你扔进最残酷最血腥的战场了,可是还是不放心你,你怎么总是长不大呢?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没有人会陪着你了,以后的路你都要自己一个人走了,踩着你的老师,你的朋友,你的亲人的血一路走下去,别回头。

    明台呆呆的看着摆在床边的行李箱,耳边不断回响着王天风刚才说的话,“你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而我是一个刻板严谨的人,我们之间的师生关系也到此为止了,现在是战时,我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耗在,耗在一个少爷身上。”

    “你的确不属于这里,去香港,念你的书去吧。”

    所以这就结束了吗?不再是老师的学生,离开军校,以后天南地北,再也见不到了,他怎么能这么狠心?

    明台觉得自己变成了一艘小船,就那么孤零零的飘在大海上,再也靠不了岸了。 


老师背诵的是《吊古战场文》,意思是:投降吧?终身将沦于异族;战斗吧?尸骨将暴露于沙砾!鸟儿无声啊群山沉寂,漫漫长夜啊悲风淅淅,阴魂凝结啊天色昏暗,鬼神聚集啊阴云厚积。日光惨淡啊映照着短草,月色凄苦啊笼罩着白霜。人间还有像这样令人伤心惨目的景况吗?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