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十六)

   这章依旧很慢,但是我隐藏了一些flag,继续求评论,剧情,勾搭,调戏,都可以。

   


“你其实并没有那么相信你大哥。”张凡看着呆坐在窗边的明台,心中暗暗叹息,王天风的话实在把明台打击的不轻,回来以后明台面上仍有泪光,始终在强行忍耐心中的悲伤和委屈。

    “我大哥不可能做汉奸。”明台的声音很沙哑,他低着头,“我觉得是这样。”

    “你觉得?”

    “我大哥没有做汉奸的理由,”明台眉头紧锁,“日本人进入上海之后,我也见过很多人变成他们的走狗,那些人要么为名,要么为利,还有的是之前混的不如意,见日本人来了,赶快抱新主人大腿,换来一些残羹冷炙,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尊严名誉全都不要了,维护自己的靠山,比日本人跳的还积极,我大哥不是这种人。”

    “你说不是,无非是觉得你大哥不缺名也不缺利,在日本人那里没有他想要的东西。”张凡抱着手臂,“你之前说过,你大姐希望他将来成为一名学者,明家的子弟不能够接触政治。”

    “是,所以大哥...”

    “天底下可没有绝对的事,明家家大业大,在上海商界是响当当的的招牌,觊觎你们家家业的人不少吧,你大姐是厉害,手腕强劲,可是你别忘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日本人一来,手里有刀有枪,要真是来硬的,你们家也会损失惨重。”

    明台抬起头,“你觉得大哥是为了保护明家才跟日本人做事的?”

    “有这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张凡看着明台,“你大哥另有目的。”

    “你是说...”明台呼吸变得急促,他一下站起来,直直的看着张凡,他的话没有说全,但是内中含义,两人心知肚明。

    “有这种可能,大哥之前在巴黎的时候就很关心国内局势,他还跟一些抗日志士有过来往,对,就是这样”明台握紧拳头,“大哥他...”    “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也有另外的情况啊,”张凡示意明台冷静,“别自乱阵脚。” 

    “你不了解我大哥,”明台摇头,“见过我大哥的人都说他稳重可靠,学识渊博,颇有我父亲明锐东年轻时的风范,其实就是说我大哥深藏不露,凡事做一步想三步,不会随便做出决定,但是我知道大哥骨子里是个理想主义者。” 

    “很矛盾吧,一个城府极深,做事滴水不漏的人竟然是个理想主义者,”明台苦笑,“我说不出来大哥有什么地方表现出来这一点,但是我总觉得大哥是在做一件大事,他背了一座山在身上,以前在巴黎的时候是,现在也是。”

    张凡用手指点着下巴,“不用着急,等你见到你大哥的时候再说,这种事只能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且...”

    “而且如果真的如我所想,大哥在上海身居高位,他要做的,一定是一件极秘密并且万分重要的事。”明台又重新坐下,“我会帮他的。”

    “今天见过你老师情绪就不好,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张凡摆出一副倾听的样子,“老师骂你了?”

    明台不语,他只是从口袋里掏出王天风的手帕,就这么看着。

    张凡明白了,明台对王天风的感情已经不可自拔,她在旁边一路看着,从明台刚进军校到现在短短几个月,她见证了一个少年的成长,蜕变,还有一份注定无望的爱情。

    “他怎么能这么说我?”半晌,明台只说了一句话。

    张凡又等了一会儿,明台才将王天风的原话重复了一遍,刚说完,他的眼圈又红了。

    “你觉得你做错了吗?”张凡有些无奈,“你肯定觉得老师说你封闭,不肯从内心接受改变,对军校里的人和事都没付出过感情这种说法不对,你有满腔热血,为国为民,还有侠骨柔肠,全都给予了你放在心里的人。”

    “其实不是这样吧,”张凡笑了笑,这个笑容不像之前那样温和,她的眉眼间充满了冷酷与讥诮,“你知道,你其实就像老师说的那样,你从来没有接受过现实,明家给你的温暖安全的城堡你老师打破了,你又在心里建了一座,之前对王天风的那份剖白不过是为了找一个在这里留下的借口罢了,正是因为你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觉得委屈和难过,其实你不是你想象的样子。”

    张凡的声音又变的柔和,“这是你的天性,明台,我们每个人都一样,都喜欢安全舒适的地方,都想要自己变得强大完美,你是不是总想着将来做一个英雄,做出一番可歌可泣的事业,甚至还有一个悲壮的让后人传颂的结局?这没什么,你或许可以做到,但是——” 

    “但是什么?”明台急切地问。

    “但是你老师的意思是希望你首先要活下来,”张凡正色,“特工工作危险,孤独,你做的最多的就是伪装,把自己变成你不喜欢的样子,肉体和精神上都备受摧残,这种情况下人都会变。”

    “就像一颗向日葵,”张凡打了个比方,“它们每天都朝着太阳,收集能量,然后在晚上的时候才可以产生出阳光,供给豌豆和卷心菜,消灭僵尸,保住你的脑子。”

    “什么豌豆卷心菜,为什么还有僵尸?我的脑子又怎么了?”明台一脑袋问号。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张凡自己也有点尴尬,她挥挥手,“就是说,你要学会发现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主动接受,给自己充电,这样才不会被黑暗侵蚀,须知,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还有就是,你要相信你的战友,真正把她当作你的生死搭档,一条命的那种,而不仅仅是一个一起执行任务的陌生人。”

    “我明白了,”明台眼睛又充满光彩,“我知道老师的苦心了。”说完这句,他拨腿就跑。

    “你去哪儿?”

    “我去给于曼丽道歉。”

    张凡看着明台远远离开的背影,面色凝重,这番说辞也就哄哄明台这种恋爱中的傻子,王天风的意思远不止这么简单,他应该也发现了明台对于他自己不正常的依恋,特地给明台准备的于曼丽完全没起到作用,明小少爷不去关心身世坎坷的美女,反而对自己的老师那么上心,这是个危险信号。所以王天风才指责明台太过封闭,他的本意是让明台跟于曼丽多接触,培养两人的感情,按照王天风对明台的手段,明台最后要面临的任务绝对非常残酷,甚至比死还要让人痛苦绝望。 但是——张凡冷笑,人心易变,人心也最难变,有的人一旦认准,撞死在南墙也不会回头,擅长操纵人心的人,终会被反噬。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