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十五)

很抱歉,诸位,前段时间一直忙活考试的事,完全没时间写,考完之后,网又断了,简直不能更惨,以后可能不会日更,但是我会至少把军校部分写完。这章的小明可能会有一点ooc,因为人设的原因,如果大家太出戏,完全是我的错。
揭晓一下上一章的小彩蛋,“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一定有迹可循,如果问心无愧,就不需要掩盖也就没有迹象了,如果问心有愧,就必然需要掩盖,那就一定会有迹象,迹象越多就越容易顺藤而上,这就是推理的途径。”张凡的这段话是《红色》里面天哥的名言,《红色》也是一部抗战剧,绝对好看,没有狗血没有三角恋,男女主,男女配完全不做死,估计不用我太多安利吧,没看过的同学可以看一下,绝对不会失望,不输《伪装者》。所以这篇文会有微量的《红色》剧情和人物,但是没看过的完全不影响。


日军的轰炸持续了一段时间,即便是躲在地下的防空洞,飞机的呼啸,炮声的轰鸣仍然会传到耳朵里,战争已经把每个人都拖进深渊,在滚滚洪流之中,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明台脑海中不停回放着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场景,安谧宁静的城市此时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而他却一点办法没有,他甚至连自己搭档的情况都不了解,于曼丽为什么要跑?要跑到哪里去?老师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算了,别再想了,明台心中冷笑,这一切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反正任务完成了,等到回去,老师也不会跟他多解释一句。

    于曼丽的手腕被明台紧紧抓住,她一言不发,蜷缩着身体,自从她被明台制服,一路拖到防空洞,她就已经放弃了挣扎,同时也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

    林参谋找到明台的时候,轰炸已经结束,明台于曼丽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在充满尸体的街上,远处的死亡和年轻的身影在同一个画面竟然不显得突兀,做他们这一行的人,本来就是一直行走在生与死的边缘啊。

    因为轰炸的原因,机场被关闭,明台他们只能坐船回去,林参谋去安排船,先行离开。在去码头的路上,明台却绕道去了一趟重庆市图书馆,图书馆也在轰炸中受到了波及,所幸受损不大,明台静静在图书馆门口站了一会儿,好像在等什么人,就在他等待的时候,刮来一阵风卷起了地上的一张报纸,飘到了明台面前,明台瞟了一眼报纸上的标题,他的眼睛忽然睁大,一把伸手扯过报纸,上面的内容显然让明台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因为明台抓着于曼丽的手越来越紧,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非常暴烈的情绪,掺杂着震惊和怒火,那一瞬间他的表情简直称的上是狰狞,但是下一秒,明台却恢复了平静,他似乎把身体里面隐藏的一只猛兽又关了回去,但是于曼丽却看的清清楚楚,她心中的恐惧比发现自己无法逃脱之后更甚,因为她忽然发现,明台绝对不是一个小少爷那么简单,他似乎还有另外一面,她本能的从那一瞬间闻到了黑暗和腐烂的气息。

    见到王天风的时候,明台心中说没有怨气,那是假的,特别是他绞尽脑汁想要完成好老师布置的任务,但是老师却给他布置了那么一出,看着王天风气定神闲的样子,明台只能暗自咬牙,谁叫他不能腹诽老师呢。

    王天风没有急着开口,他看着面前的两个学生,面上古井无波,既没有开口训斥,也没有表扬和奖励,静默的时间实在太难捱,于曼丽本就心中有事,就这么一会儿,她已经变的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给这次的行动打几分?”

    这句话问的没头没尾,明台挺起胸膛,“报告,零分。”

    王天风脸上诧异的神色几乎没有掩饰住,他好像第一次认识明台,从头到脚把他打量一遍,“为什么?”

    “任务只有两种状态,完成与未完成,零分和满分,我们小组虽然顺利传达了情报,但是却晚了一小时,所以是零分。”

    “为什么会晚?”

    明台歪着头看着王天风,“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

    王天风明白了,这小子是以退为进,明面上说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摆出一副任打任骂的态度,实际上他把不满全发在这儿了。

    “既然是零分,那就要接受惩罚,继续训练,”王天风走到明台跟前,“你先回去,于曼丽留下。”

    “等等”明台叫住王天风,“关于此次任务的情况,我要向老师汇报,”不待王天风答话,他又接着说,“我是组长,是我没有安排好任务方案,才出现这种结果,跟于曼丽无关,她在这次行动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请您不要责怪她,我愿意承担所有的后果。”

    于曼丽在听明台说话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她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但是明台却帮她遮掩过去,她从没想过这样的情景,明台说完,于曼丽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她哽咽着想说些什么,但是明台却没给她机会,“报告,于曼丽生病了,她现在需要休息,”明台从兜里掏出伪装用的戒指,又顺手把于曼丽的戒指拿出来,递给郭骑云,“请老师批准。”

    王天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示意明台跟自己进到办公室里面,还没等他坐下,明台又抛出一个炸弹,“老师,我大哥现在在为日本人做事。”

    王天风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

    “重庆也是可以看到上海的报纸的。”

    明台一脸坦然,王天风很奇怪,“你大哥在做汉奸,你一点也不惊讶或者愤怒吗?”

    “我大哥不是汉奸,”明台很认真,“就算他为日本人做事,肯定也会有他的理由,大哥是不会出卖自己的良心的。”

    王天风冷笑,“你就这么肯定?你可别忘了,人都是会变的,只要有足够的诱惑,任何人都会变。”

    “不会”明台拒绝再做解释,他梗着脖子,像一头倔强坚持的小牛犊。

    王天风见明台对明楼毫无条件的信任,心中不知为何泛起一股酸意,他忽略这微不足道的感觉,“你不是要跟我汇报任务情况吗,说吧。”

    “老师都知道,还用得着我说吗?反正我也只是老师手里的棋子,怎么用,用到哪儿,不用问我。”

    “你这是在怪我?”王天风压制心中的怒火,“当棋子还委屈你了?”

    “没有”明台直直的看着王天风,他的眼中充满着信任与依恋,“我愿意当老师的棋子,我也愿意当老师手里的枪,老师让我做的我都会去做,可是老师也要知道,我是有感情的,人都是有感情的,被骗的滋味不好受。”

    王天风有点招架不住明台的眼神,他转过身整理了一下表情,“要想不被骗,你自己得要有本事,看得穿,也要接受得了,你还要骗别人,让别人上当,为什么拿走于曼丽的子弹?”

    明台上一秒还细心聆听老师的教诲,这突然而来的问题实在没让他反应过来,“什么?”

    王天风的眼神像一把利剑,“于曼丽拿着没有子弹的枪,如果遇到敌人,你是要她的命吗?”

    明台刚想解释,王天风却没给他机会,“你是想说,你有先见之明,害怕于曼丽是我安排的任务变数,所以先下手为强,把一切意外全都消除了,不管于曼丽拿着没子弹的枪是死是活,你完全不关心是吗?”

    不是,明台很想说不是,但是结果确实像王天风所说,于曼丽很有可能会死,而罪魁祸首就是他,在拿走于曼丽子弹的时候,明台完全没有想过这一点。

    “你跟于曼丽搭档也有一段时间了,配合,一般吧,军校里还有很多生死搭档的组合,就算那些表现差的,也没有要置自己的搭档于死地的的人!”

    王天风的话完全将明台打懵,“你知道我一直在担心你身上哪一点吗?明台,不是你从小娇生惯养,吃不下苦,我有信心把你变成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但是不仅是这样,你没有明白战士真正的意义,你只是机械的在完成我布置给你的任务,你的内心一直拒绝改变,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敞开过,到底是我让你不安,还是你太过患得患失?现在我明白了,明台,你经历的每个地方、每个人、每件事都需要你付出时间和生命,可你付出过多少感情?你虽然对每个人都很有礼貌,跟很多人都能往来谈笑,但是从你进军校到现在,你有过真正的朋友吗?你对他们付出过真心吗?你不知道感受周围人的善意,你总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那么你的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要守护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早点从这里出去,然后继续过你平静封闭的生活吗?”

    “不是,我没有...”明台不由自主的开口,“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我把我的心都掏出来,你一点都看不到吗..”明台满眼都是泪水,“别人我管不着,王天风你就一点都没感觉到吗?!”

    最后那句话明台几乎是在嘶喊,像在啼血的杜鹃,王天风年少的时候曾经很多次听到过它们的哀鸣,还有家乡大片盛开的花朵,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杜鹃总是那么悲伤,长大了依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人生已经很艰难,又何必再多加愁绪?

    王天风下意识的掏出手帕,想让明台擦擦眼泪,但是忽然想到小少爷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拿着手帕的手顿住了,没想到明台的动作却比闪电还快,他一下夺过王天风的手帕,胡乱在脸上擦擦,然后又飞快揣进口袋,生怕王天风来抢。

    王天风被明台一连串的动作彻底惊呆,不知是该夸他反映敏捷还是骂他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的动作那么熟练,不愧是毒蛇的弟弟,脸皮够厚。

    “回去吧,明天训练量翻倍。”王天风最后还是放过了明台,药也不能一次下得太狠,不然病没治好,人先死了。 

老师的话,小明的举动下一章会有解释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