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十三)

从这里,小明开始学着成长,未来很残酷,只有做好充分准备的人才能面对,但是如果要从容面对,除非你认识作者,她给你开个挂,但是,这样还不够啊。伪装那一段话,我是说的大哥,为什么这么说,以后会有答案,还有,我最后有个小彩蛋,大家看出来了吗?

射击课结束之后,明台因为有王天风的特批,所以可以额外再练习半小时,明台的枪法本来就不错,之前大哥经常带他在国外乡下骑马打猎,所以他的基础很扎实,来到军校,经过老师专业的指导,更上一层楼,反映到靶子上,成绩全在八环以上。

    明台收拾着枪弹,看到张凡踱步过来,他细细的擦着枪,“你看我枪法怎么样?”

    “不错”张凡点点头,“已经入门了。”

    “才算入门?”明台很不满,“我可一直都是第一名,射击课上我都是做示范的。”

    张凡只是笑了笑,“你刚才不是说有问题问我吗?我现在过来了,你问吧。”

    明台放下枪,“上午上课的时候,老师说情是人的一根软肋,特别是做我们这一行的,很容易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张凡点头,“还有呢。”

    “还有就是老师又说了一些关于外表纯洁和内心纯洁之类的话,我觉得他是在指于曼丽,说她善于利用外在条件,另外老师还说外在条件重于内心,所以要利用这一点来进行伪装。”

    张凡有点点头,“不错,你的老师说的很对,你是哪里不明白?”

    明台有些苦恼,“我也觉得老师说的有道理,但是...”

    “但是你的经历不足以让你理解这些”张凡微笑,她的样子很像一位和蔼的长辈,毕竟她比明台大很多,“关于情,我举一个例子好了,你对你的枪法很自信,觉得你可以百步穿杨,枪在你的手中就是你的玩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张凡走到明台收拾好的枪械面前,她不能接触到它们,但是她仍然伸出手去抚摸那些精美的工具,“试想一下,有一天,你大姐被敌人劫持了,敌人手里的枪指着你大姐的脑袋,周围没有支援,只有你一个,你手里有一把枪,里面有一颗子弹,你大姐随时有生命危险,但是你却只有一次机会,你能保证你可以把握住机会吗?或者说,你有勇气开枪吗?不用百发百中,你还能一发子弹就命中目标吗?对了”张凡看着明台变得煞白的脸,“到那个时候,你的枪能拿稳吗?还是说,你连想像一下那个场景都不敢?”

    明台说不出话来,张凡走到他身边,“没有人可以把枪当玩具,因为它会要别人的命,也能要你的命,更为甚者,它还可以带走比你的性命更为重要的东西。”

    张凡看着明台沉默不语的模样,她又接着说:“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你在这里练习枪法,格斗,电讯还有其他需要耗费你大量精力的科目,为的不就是有一天你可以保护你的家人吗?你自己变得有本事,才能避免将来你大姐陷入我描述的局面,就算真的有那一天,你也可以把握机会,从容应对。”

    “所以”明台的声音很沙哑,“你说我才刚入门,就是这个原因吗?”

    “算一半吧,枪这种东西,除了杀人之外,还有一项功能,那就是救人,”张凡指了指盛子弹的盒子,“子弹被压入弹夹,到射出枪外,总有一个过程,不管有没有命中目标,它的威力仍旧是人无法抵挡的,你或许会暂时比所有人都快都狠,但是你也很容易迷失,因为可以用枪解决的事太多了,用久了,你会不自觉的依赖它,你能做到每一次用它都不会后悔吗?你觉得杀一个人和救一个人相比,哪个比较难?这两个问题其实你很多时候是没有机会去考虑的,所以你只有在一开始就思考好,这样你才能清楚你面对的是什么,哪怕是清楚一两秒钟,那也很有用。”

    明台听完,又沉默了一会儿,“不止是枪吧,还有其他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的东西。”

    “是的”张凡点头,“至于说伪装,你的任课老师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要潜入大海,就要让自己变成一滴水,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但是如果你本来不是水,时间久了,你还是会暴露的,所以你要成为水,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你做水做久了,你还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吗?”

    “这个我知道,但这和于曼丽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张凡笑了,“于曼丽的问题是想的太多,其实很多事没有她想的那么复杂,你为什么不想和她去维也纳?我知道你本来想让你老师和你去的。”

    明台似乎还在思索张凡之前的话,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于曼丽的问题,不是去维也纳就能解决的。”

    虽然没能成功和老师去维也纳,但是明台还是靠自己的好成绩混上了一点特权,那就是和老师一起同桌吃饭,看着老师的脸,明台感觉可以多吃几碗,然后就在每日例行的“看脸吃饭”的活动中,明台得到了他来军校的第一项任务。

    明台首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凡,“我跟于曼丽要去重庆执行任务,你也一起去吧,整天呆在学校里,你不觉得闷吗?”

    “带上我?”张凡有点意外,“你们这可是机密任务。”

    “军校你都逛遍了,对你还有什么机密?再说我们做的这个任务不会很难,也谈不上什么机密,你出去看看,说不定能多想起什么。”

    张凡伸出她那根奇长的食指摇了摇,“我没有逛遍整个军校,我只去了普通学员可以去的地方,还有你说的有道理,我是应该出去看看。”

    “那说定了,明天我们乘车出发的时候,你跟着就行,反正你有的是办法。”

    第二天一早,明台和于曼丽就被车带到了山下,张凡一路跟着他们来到了一座军需仓库,他们要在那里稍作休整,然后坐船去重庆。

    这座仓库其实就是一个补给站,军校平时的粮食蔬菜还有弹药教学用品都是从这里转运上去的,因为还没到运送补给的时间,所以这里很空旷,几乎没有什么人烟,明台注意到于曼丽一踏入这座仓库就一直心神不宁,她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痛苦,似乎这里让她很不舒服,明台关心于曼丽的身体,问了她几句,但是于曼丽明显不想多谈,所以明台只能先去换衣服,准备吃过饭之后再做打算。

    一顿饭吃的很沉闷,于曼丽面色惨白,几乎什么都没吃得下,明台则一直在揣测此次任务的内容,他一心想拿出自己的真本事,让老师刮目相看,所以脑子里转来转去的都是任务的计划,也顾不上吃饭,勉强填了几口,明台就跑到院子里,于曼丽的状态实在让他担心,可他又不好去问,正发愁两人配合不好把任务搞砸,就看到张凡从一旁的一间小仓库穿墙出来。

    “你刚才跑哪去了?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那个小仓库阴森森的,你不去晒晒太阳,进那里干嘛?”

    张凡似乎在思考什么,明台叫她她才反应过来,“我是鬼呀,阴森的地方比较适合我,你那么快就吃完了?”

    “没胃口,吃不下”明台走到一边,看了看周围没人,“我在担心任务的事。”

    “你先把精神养足,该发生的事迟早都会发生,你走之前你老师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啊,就是一句‘不要相信任何人’,没头没尾的,挺奇怪。”

    张凡叹口气,“你要听你老师的话,但是...”

    “但是什么?”

    张凡抬头看着明台迷惑的眼睛,有点不知该说什么,“明台啊,你有一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不多想,这样你就会少很多烦恼,真的挺好的,但是,从现在开始,你要多想。”

    “为什么?”

    “我只能说,你要多想。“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