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十二)

到现在已经两万多字了,我一直觉得进展很慢,但是我这个人特别喜欢抠细节,所以后来我安慰自己,把你想写的写下去就好了,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你本来就是因为兴趣写的啊,没必要太逼自己,所以咯,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可以和我聊天,很欢迎,我的动力就在这里啊。



因为想要跟于曼丽缓和关系,所以明台在休息时间特地到于曼丽房间跟她聊天,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子,“人生之难,死如之何”,那么青春大好的年华,却早早准备好了自己的自祭文,五柳先生不为五斗米折腰,隐居山林,死前依旧洒脱,“余今斯化,可以无恨”,他自觉没有什么遗憾的死去,但是最后还是觉得人生道路艰难,死亡不是解决问题的手段,死后难道就不痛苦了吗?出世,避世,都不过是自己的选择罢了。于曼丽却是尝尽人间辛苦,生如夏花,心如槁木,明台跟她一聊,觉得自己心情也沉重起来,起先加入军校是为了救国救民,可是怎么救呢?一己之力真的能够挽民族于危难,扶大厦于将倾吗?

    或许明台和很多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不会多想,即使他对于未来很不确定,但是他很快为自己找到了答案,只要跟着老师就可以了啊,老师是不会骗他的,相信老师,听老师的话!这种信任,简直毫无来由,但是明台却一开始就是这样,哪怕王天风对他要求严格,很少给他好脸看,但是明台对他的信任从没有改变。

    难得的一个休息日,明台吃过早饭,先是在操场上跑了几圈,然后他停下来,看着王天风的办公室,忽然起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报告”

    “进来”

    王天风正在处理公务,看到明台走进来递给他几张纸,他接过来,“这是什么啊?”

    “这是我拟定的生死搭档学习计划表。”

    王天风听到这话,抬头仔细看了看明台,明台一脸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明白了,明小少爷这是又在作妖呢,看来是训练强度还不够,还得练。

    王天风把计划表放在桌上,“你的学习计划是由学校来制定的,而不是由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他端着茶杯,站起身,看来上次受伤还是没缓过来,才坐了一会儿就累了。

    “特殊人才,应有特殊待遇!”

    还挺大声,王天风简直想翻个白眼,这么烂的理由也说的出口,“你以为你很特殊?”

    “不是我,是于曼丽。”

    王天风拿着暖瓶转身看明台,还算有点长进,知道迂回了。

    “于曼丽是一个女孩子,资质一流,可是很忧郁,很不开心,作为她的搭档,我希望可以改变她的状态,让她每一天都过的很快乐”,明台声情并茂,简直不能更真诚。

    王天风吹着杯子里的热气,“你的”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想更确切一些,“新计划,我没空看,说来听听吧”,等会儿是罚明台负重五公里,还是十公里呢。

    明台见王天风愿意听他的计划,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其实很简单,只要老师一句话。”

    王天风喝了口水,点点头,还是十公里吧,“好,你说吧。”

    “我想带于曼丽去维也纳”

    王天风刚喝进嘴里的水喷了出来,烫死我了,我刚才没听错吧,去维也纳,这小子难道疯了?我带出来的学生被我传染了...王天风在短短一秒钟之内,脑子里冒出无数个念头,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如果他有机会跟张凡聊聊,他就会知道,其实此时他的心情一句话就可以形容了,那就是大写的WTF,而且还带回音那种。

    王天风之所以能在危机四伏阴暗诡谲的谍海生存下来,并且成为一段传奇,让日本人闻风丧胆的毒蜂,最重要的是,他在任何环境下都能保持冷静,人只要冷静下来,许多问题都变的不再是问题,包括现在,在明台提出那个让他不知如何形容的计划之后,王天风只愣了几秒钟,他掏出手绢擦擦嘴,放下水杯,平时那个冷静自持的王天风就又出现了,首先他要确定一下,“你刚才说,去哪?”

    “维也纳,我答应过老师不会当逃兵,我就是带于曼丽去维也纳,一个星期就回来,钱的事您不用操心,准假就行。”明台竭力忽略老师发红的眼角和越发水润的眼睛,可是还是忍不住偷瞄几眼。

    明台的回答简直让王天风不知如何评价,很理直气壮,钱的事都不用他管了,好像马上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王天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他深吸一口气,“为什么要去维也纳呢?”

    “我想带于曼丽去维也纳度个假,短暂的度假使彼此更加了解,促进感情,建立良好的友谊和信任,有利于今后更好的开展工作”,听着明台的长篇大论,王天风已经只剩下点头的份了,很好,“所以,你就打算带她去维也纳。”

    “是”明台笑的很开心。

    “那”王天风也很诚恳的提出建议,“为什么不去巴黎呢?”

    “法国气候太阴冷了,现在是维也纳最美的时候,还可以滑雪,我们家在维也纳的郊外有一栋别墅,念中学的时候,每年的暑假和寒假我都是在那过的,从经济的角度来考虑,去维也纳也比去巴黎要划算的,老师,其实我觉得...”

    明台的话还没说完,王天风就把计划表摔到了他的脸上,“够了!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这里不是灯红酒绿的百乐门,也不是你来去自如的跑马场,这里是军校!”王天风的声音都喊劈了,明台尽量把头低下,配合老师对他的训斥,谁让老师没他高呢。

    一番暴风骤雨的训斥之后,王天风一脚把明台踹倒,看样子还想再打他一顿,明台双手抱头,“老师,我错了,我不该和于曼丽去维也纳!我错了!”

    “错了?知道错哪儿了!”王天风之前忍了那么久,正准备要痛打明台,结果他竟然认错了,立场太不坚定。

    “老师是觉得我带于曼丽去维也纳很荒唐对吧,其实我也这么想的,我们俩是搭档,又不是情侣,一起去度假,别人怎么看啊,肯定以为我俩在谈恋爱,所以不合适。”明台冲王天风露出一个很调皮的笑容,企图缓和一下气氛。

    “然后呢?”王天风脸色依旧冷的像冰,心里盘算着怎么打明台比较解气。

    “然后我就想和老师一起去啊”明台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咱们三个一起去维也纳,老师带着学生,再正常不过了,老师你平常很忙,我找你你总是在看文件”明台有点委屈,“所以更需要放松,我们去维也纳,我带你去看我长大的地方,那里可美啦,我们可以一起骑马,滑雪...”

    “所以这就是你被罚站一整天,而且不准吃饭的原因?”张凡看着明台狼吞虎咽的样子,只觉得一群草泥马在眼前奔腾而过。

    “其实我本来是想带老师去维也纳的,可是你也知道啊,我直接说老师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就迂回了一下”明台伸长脖子咽下饭,“先说于曼丽的事,老师生气是觉得我不务正业,还像小少爷一样,见到漂亮女孩就恢复原来的本性,你先对某个人印象很差,然后跟周围人一对比,好像还不这么差,然后你就接受他了,我就是这么做的啊,我把和老师去维也纳放在最后说说的。”明台很沮丧,“但是...”

    “但是效果很不怎么样,”张凡毫不留情的吐槽,“阁下何不随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啥?”明台一脸茫然。

    “算了”,张凡无力的摇头,“你之前挺聪明的的啊,怎么现在出这种昏招?”

    明台想为自己的智商辩解一下,想了半天,只冒出来一句,“我...起码老师还给我留了饭啊,老师还是很关心我的吧。”

    那是因为要养肥了再杀吧,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张凡吐槽都懒得吐了。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