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八)

情节还是太慢,但是我得到明天才能写完第二集,主要是前两集出现的人物都很重要,所以我要在一开始理顺他们的关系。



明台来到操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军校大部分房间都亮起了灯,明台的身影隐没在浓重的夜色中,他看着远处的灯火,刚才因为紧张激动而狂跳不已的心脏已经趋于平缓,现在反而感到了一种难得的静谧。

    明台掏出了怀表,他静静地看着这块费尽心思拿到的表,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这块表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死也要带在身上。”

    女鬼站在一边,继续等明台说下去,“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她留给我的只有这块表,小时候都是大姐在照顾我,大姐对我很好,我虽然是她弟弟,但是她是把我当自己的孩子在养,那时候不懂事,总是哭着找妈妈,大姐既要忙公司的事,又要哄我,实在是吃了不少苦。”说到这里,明台的声音已经有了些哽咽,他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后来我慢慢长大了,大姐的公司也有了起色,我小时候很淘气的,爬上爬下,招猫逗狗,大姐从来不骂我,她总是说我还小,要慢慢教,大姐把她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全用来抚养我,到现在还是独身一人,我在充满爱的环境中长大,一点也没觉得和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其实这次去香港上学之前,我跟大姐吵了一架,我想去参军打日本人,大姐当然不会同意,她想的是让我安安心心的做小少爷,将来做一个学者,娶妻生子,继承明家的家业,我觉得大姐不懂我,只想着独善其身,明家是家大业大,可是日本人来了,侵略了中国,我们都是亡国奴,是砧板上的鱼肉,就算日子过得再好,又有什么用,所以我绝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去,大姐被我逼的没办法,她舍不得我去送死,后来我们各退一步,我去香港求学,学成之后,再去报效国家,当时我对着老师说不想让家人担心,是因为我想到了大姐,她要是知道我现在做这么危险的事,不知道得有多伤心。”

    明台一口气说完,到最后他虽然眼里含着泪水,但是声音却很平静,女鬼知道明台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大概是这段时间在军校憋狠了,需要找人倾诉。

    “我还没谢谢你呢,今天要不是你,我早就被郭副官抓住了,等我回了上海,一定会找高人来帮助你”明台微笑看着女鬼,“你真厉害,考虑问题很全面,我就没想到那么多。”

    “没什么”女鬼摇摇头,“不过是你的话,就算被郭副官抓住也不会怕吧。”

    “我当然不怕,我只是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又没做什么坏事,就算跟他当面对质,我也不会输,不过”明台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就是担心老师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老师知道了这件事,我就觉得他会把我当小孩子看,我心里不舒服。”

    “明台,其实...”女鬼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她还是打住了,很快选择岔开话题,“我最近想起了一点事情。”

    “什么事?”

    “我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真的吗?太好了。”明台很替女鬼开心,“你叫什么名字?”

    “张凡,还有我大概是死于一场爆炸,因为我想起了一些很散乱的画面,火光,崩塌的房屋,还有尖叫,就像是看电影,只有一些片段,连不起来。”

    “没关系,能想起来就是好事,而且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啦,剩下的事以后慢慢想,我也会帮你的,等等,”明台忽然停住,他指着女鬼的右手,“你的手指...”

    张凡抬起手,她的右手食指和中指都很长,异于常人的长,“我很早就发现了,或许这是一条线索。”

    “当然是,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手指,但我听说过,好像在东北那边有一些人,手指就和你的一样,或许是家族遗传,说不定,你就是那边的人,等我回了上海,一定帮你查。”

    张凡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月光下,她的身影似乎更加变得透明。

    

※※※

   “说!谁派你来的?”王天风死死地盯着明台,像是要在他身上多开几个洞。 

    “是你请我来的”明台被绑在椅子上,他似乎是吓坏了,不自觉的用上了求饶的语气,浑身都在发抖。

    “你处心积虑的进来”王天风突然靠近明台,他的眼睛藏着无尽的刀锋和寒意,声音同时忽然变大,“到底要得到什么?说!”

    明台吓得有点喘不上气,绳子绑的太紧,王天风的语气又太凶,他畏畏缩缩的抬起头,可一看到王天风似乎要吃人的目光又马上把头低下,“我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

    明台的话彻底激怒了王天风,他上前一步,狠狠拽住明台的头发,将他的脑袋往后一摁,明台惨叫起来,可是又不敢叫的太大声,只能压抑着,像是野兽幼崽的悲鸣,“你知道,凡事都是有因果的,我们不会无缘无故的请你来,好好跟我合作,我就放你一条生路。”王天风的声音低沉下来,此时的他仿佛变成了地狱的恶魔,正诱导着行路的旅人去往他华丽的宫殿,在那里献出自己的一切。

    明台惨兮兮的,声音变得很小,“我不知道。”

    王天风一把扼住明台的喉咙,他的手有力的像是老虎钳子,明台已经不能呼吸,“告诉我时间,地点,上线是谁!”最后那一句,王天风几乎是吼出来的,他的神情疯狂而冷酷,明台的脖子似乎下一秒就会被他掐断。

    明台被掐的不能呼吸,他的喉咙里发出几声断断续续的音节,拼凑出含糊不清的“我说”,王天风依旧凶狠的盯着明台,那样鲜活的生命,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再用力一点,他就会失去呼吸,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王天风松开掐着明台的手,“我就知道你会说的”笃定的语气,疯狂暂时被掩盖,但是如果明台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接下来就会是更加残暴的折磨。

    明台不停喘着气,他的头低垂着,浑身抖个不停,完全被吓得无法思考。

    “说吧”王天风的话像是情人的低语。

    明台努力从恐惧中挣脱,他的喉咙似乎是被王天风掐的太狠了,无法说话,嗫嚅几声,好像说了几个字,但是声音太小,王天风凑过去,想要听清明台在说什么。

    就是现在!明台眼神闪出一道精光,他猛地抬起头,嘴里含着的刀片狠狠划向王天风的喉咙,王天风却像是早已料到明台的举动,他随即往后一退,进退之间,两人犹如配合默契的舞伴,但是下一秒,王天风的腿一下踹在了明台身上,明台被踹退好几步。

    明台不服气的咬着扮演刀片的木片,不停喘着气,另一边的王天风也在喘气,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有进步,刚才的情况差一点就要他得手了。

    “就差了一点”

    “差的远呢”王天风决定还是先压一压明台。

    “一寸而已”明台还是不服气。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再来一次”

    “机不可失,失去了,你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你是怕了吗?”

    “激将法对我不管用。”

    “可是”明台忽然冒出一句,“老师你刚才打我似乎很开心啊,要不要再来一次,我保证不反抗。”

    这句近乎于调戏的话得到的结果当然又是一脚。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