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七)

这一段我写超了,到目前还在第二集打转,希望以后能快一点


自从和女鬼的一番谈话之后,明台就花费了更多时间来练习格斗,针对自己的反应问题,明台除了苦练基本功,剩下的时间都是不停与别人对打,郭骑云上课还总是抽明台做示范,每次明台都被打的很惨,但是他偏偏骨子里有一股韧劲,越是被打,就越要继续,做一件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时间渐渐渐渐过去,几个星期之后,明台的格斗已经有模有样,从一开始毫无还手之力到现在,明台已经能和郭骑云斗得旗鼓相当。

    王天风一直都在观察明台的进步,当初他设计将明台从飞机上带走,就是看中了明台的潜力,是一棵好苗子。死间计划本来还有后备人选,但是王天风最后还是选择了他,现在看来,虽然明台身上还有一些例如幼稚,天真,不切实际,喜欢撒娇之类的少爷习气,但是明台不怕吃苦,做事认真,做事情不半途而废,这些都让王天风感到很满意。

    最后一节课刚刚上完,明台就偷偷叫住了在一旁溜达的女鬼,他们来到操场旁边的一棵大树下面,这里是个视觉死角,别人看不到树后面发生的事,如果有人看到明台在自言自语,也可以解释说他是在背课上教过的知识。所以,明台和女鬼经常在这里聊聊天。

    “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明台看了看四周,神色有些焦急。

    “什么事?”

    “我要去拿一样东西”

    “军校有规定,私人物品都要统一保管,离校的时候才会发还,所以”女鬼停顿了一下,“你还不如说是偷。”

    “你怎么知道...算了,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我是一定要拿到的,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次机会,你可要帮忙,咱俩关系那么好。”明台一看女鬼已经识破,索性也不瞒着。

    “你有计划吗?”

    “当然,我已经计划好了,学员的物品都是放在储藏室里面的,那里平常都会有人巡逻,但是他们活动的规律我已经探察清楚了,那边没什么重要的设施,军校人员配置很紧张,所以巡逻力度不够,每天晚饭时会有一个十分钟的空档,我们那个时候过去,动作麻利点,十分钟足够了。”明台胸有成竹。

    “你不怕被发现?”

    “怕呀,可是那件东西对我很重要,我不会因为怕就不去做的,再说,不是有你在吗?你帮我放哨,咱俩配合,绝对没问题。”明台说完,看了看食堂方向,“我先去露个脸,一会儿你去食堂后面等我。”

    明台匆匆扒了几口饭,又跟周围人谈笑几句,见没人注意自己,就从后门溜了出去,因为明台经常在晚饭后加练,所以大家也习惯了他的行为,没过多关注。

    明台看到女鬼,微微点下头,一人一鬼前后来到了二楼的储藏室,明台正要动手撬锁,女鬼拦住他,“这个时候虽然不会有人巡逻,但是还是可能会有人过来,所以你的方法不安全。”

    “那怎么办?”

    女鬼想了一下,“这栋楼有两个楼梯,左边的通到食堂,现在大家都在吃饭,所以上来人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右边的楼梯通往教官宿舍,虽然是吃饭时间,但是不排除哪个教官会心血来潮想来这里检查一番,因为视线的原因,如果有人从教官宿舍过来,我最早能在一楼入口的花坛处看见他,从花坛到一楼按照一般人的步速大概要一分钟,但是储藏室是直接挨着楼梯的,从楼道上来会马上看到储藏室,你如果被发现,逃跑时只能从左边跑,你跑到楼梯要三秒,还要加上锁门的时间算七秒吧,也就是说,来的人一旦走上一楼,你必须就要从屋子里出来,还要关门落锁,并且不能发出一点声响,你可以做到吗?”

    明台听完女鬼的分析,目瞪口呆“你想的太详细了,我完全没有考虑到你说的...其实我可以做到,你在这边就看着入口的花坛,一旦有人过来,立刻通知我,我马上从里面出来。”

    女鬼点点头,没说什么,明台掏出工具,开始撬锁,这对他来说并不难,明台轻而易举的打开锁,走进储藏室,储藏室不大,但是放的东西倒不少,架子上都放满了,还有一些被布盖住,明台先是搜寻了一下没被盖住的几个箱子,都不是,他奋力拉住顶端盖箱子的布,没想到那布还很沉,“咣当”几声,布和上面的几只箱子全都掉了下来,明台猝不及防,被布盖的严严实实。

    明台连忙扯下身上的布,那上面灰尘有点多,他又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然后又是好一通忙乱,明台还是没发现自己箱子的下落,他不禁有些急躁,但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越急越找不着,明台已经有些头顶冒汗了。

    “别急,别急”明台默念,“仔细想想箱子的样子,黑色,皮质,大姐送我的开学礼物...”,一旦镇静下来,做什么都会变顺,明台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箱子,他忍住激动的心情从衣服深处找到了一块怀表,打开表盖仔细看了看,还好没有损坏,明台抓紧盖上箱子,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他又提起地上掉下来几只箱子,塞到架子顶层,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摆好。

    就在明台拿起布准备盖上去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女鬼的声音“明台快出来,郭骑云来了”,来的可真是时候,明台暗中骂了郭骑云几句,他手忙脚乱的拾起布,动作太大,灰尘又跑进了明台的鼻子,他努力忍住打喷嚏的冲动,憋得脸通红。

    “郭骑云已经进了楼道”,明台跳起来,把布搭在顶层的箱子上。

    “还有半分钟”,明台用力把布摊平。

    “最后十秒,赶快出来!”明台尽力把布恢复原样。

    郭骑云今天上完课感到没什么胃口,所以他随便吃了点,准备到校园里走走,刚走出食堂,他忽然想起摄影室的办公室前段时间灯坏了,反正离食堂很近,于是他走到摄影室准备看看灯有没有修好。

    郭骑云一边思考着这一期学员的成绩,一边走上楼梯,忽然间一阵风吹过,郭骑云莫名感觉有些发冷,他想着回去要多加件衣服,继续迈步,但是他的脖子却痒了起来,郭骑云停住脚步,伸手抓了抓,原来是一只小虫,刚刚可能是被风吹到了脖子上,他不以为意,只是想着毕竟学校是在山里,就算是冬天还有蚊虫,看来要配一些杀虫药洒一洒,特别是在储藏室,郭骑云走上二楼,路过储藏室门口,他特意看了一眼,门锁着,一切如常,于是他又拐了个弯,上了三楼。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