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街

千秋(五)

   跟大姐打过电话之后,明台被带到后勤处领了自己的服装和日用品,然后王天风似乎心情不错,竟然同意了明台提出的在他宿舍换衣服的请求。

    明台对着王天风房里的穿衣镜,认认真真的扣好军装上的扣子,镜子中的人让他感觉有些陌生,明明是熟悉的脸,可是,从现在开始,明台的人生将要走向另一个方向,那双握笔写文章,变玫瑰哄女孩的手就要拿起枪,为了热爱的祖国和千千万万只希望过安稳日子的的人们去搏杀,去沾染血迹,去结束生命。

    明台有些失神,这其实是他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但是这一天真的来了,他反而不知所措,未来不可知,唯有把握现在。

    深吸一口气,明台暗暗为自己鼓劲,他刚要转身,忽然看到,镜子里面竟然出现了另一个人,是昨晚看到的那个女鬼!

    明台大吃一惊,他猛地回过身,用一种十分警惕的目光看着女鬼,同时心里很是不解,他早上仔细思考了昨晚见鬼的事情,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但是他对自己很有信心,绝不相信是因为太累产生幻觉之类的说法,本来想以后慢慢找答案,但是现在是白天,那个女鬼竟然又现身了!

  女鬼还是昨晚那身装扮,只是身影在阳光下有些透明,她很抱歉的冲明台笑了笑,“真对不起,我看来又吓到你了,我没有恶意的。”

    “你是谁?”明台收敛了一些敌意,但是仍旧保持着防备的姿态。

    “我不记得”女鬼摇摇头,昨晚那种萧索的表情又出现在她脸上,“我失去了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那你出现在这里想干什么?”明台又问。

    “我有意识就是从昨晚开始的,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鬼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今天早上我出去走了走,发现这里的人只有你能看见我。”女鬼解释,“我过来是想打个招呼。”

    明台以前看过一些鬼怪故事,也听过某些传闻,什么大仙,高人,鬼狐妖怪的。有的故事里说鬼大多数都会在死的时候魂魄受损,失去生前的记忆,他们如果存有执念,就不能投胎,而是化为游魂在世间飘荡,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机缘巧合下看到他们。

    “所以”明台想了想,“我能看到你,你来找我帮你忙?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出乎明台意料的是,女鬼摇了摇头,她很无奈的笑了一下说:“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哪里还有什么事想做呢?我只是想跟人说说话,除了你,谁都看不见我。”

    明台看到女鬼没什么恶意,也放松下来,他很好奇地问:“你怎么能在白天出来,还有,这里还有其他鬼吗?”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在白天出现,其他鬼倒是没有,就我一个。”女鬼似乎很高兴明台能跟她聊聊天,她看了看明台身上的军装又说道:“你是叫明台吧,我听到别人是这么叫你的,我还不知道我的名字,等我想起来了,一定告诉你。”

    明台心情也变好了一点,他本来就是胆大又好奇心很重的人物,现在竟然见到了一个鬼,这是多少人一生也没有的奇遇,更重要的是这只鬼还是一个很友善的女鬼,明台注意到这个女鬼并不是戏文上说的年轻貌美的女鬼,明台刚一看到她觉得她还是一个少女,但是现在细看,女鬼其实已经不年轻了,她似乎像是走了很远的路,脸上写满风霜,神色也很疲惫,眼角也有了些许细纹,但是那双眼睛却充满了活力与朝气,这是一个对世界已经充分了解但仍旧选择爱着他的人。

    明台不由得对这个女鬼产生了很大的好奇,他刚想再问一些问题,女鬼却开口催促他“你该出去了,那位王上校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明台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女鬼表演穿墙大法,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那么反应激烈,但是这种事情也真的很考验人的勇气,明台愣了几秒,刚回过神来,就听到郭骑云在外面喊“衣服换完了吗?赶快出来!”

    刚打开门,郭骑云就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明台看他四处打量的样子,懒洋洋的的说:“怎么着,郭副官,你想参观一下王长官的宿舍啊?”

    郭骑云连忙退出来,他又让明台噎了一次,但是没办法反驳,只得继续想用眼神杀死明台。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用,明台得意洋洋的走到王天风面前,学着对方那样站直了身体,忽闪着大眼睛,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王天风看着明台利落的样子,点点头,还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军校的一名学员了,你要努力的学习,训练,这才配得上你身上的这身军装。”

    明台转了转眼珠,“我要是做的好了,有奖励吗?”

    王天风正准备要走,听到明台的问题,他转过身,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慢慢将明台从上到下扫了一遍,明台觉得自己的一切似乎都无所遁形,全都被看得清楚,“做的好了,那是应该的,做的不好,不只是罚,还有,从现在开始,你要叫我老师。” 

       


评论(8)

热度(19)